欢迎来到湘西·矮寨奇观景区官网
Tel: 0743-8758777
所在位置:首页  >   德夯文化   >   民俗风情   >  详情

苗寨风情

原创 2010-10-28 13:57:06 128次浏览

 德夯

德夯风景名胜区面积90平方公里,地处武陵山脉与云贵高原的相交处,是一个长约180公里、高级数百米的武陵大峡谷,德夯就是武陵大峡谷中的精华。这里由于山势跌宕,绝壁高耸,峰林重叠,形成了许多断崖、石壁、峰林、瀑布、原始森林;这里溪河交错,四季如春,气候宜人,有丰富的动植物资源,自然风光址分秀丽迷人。这里居住着一群苗家儿女,他们讲苗语,以歌为媒,自由恋爱;女人喜戴银饰,穿无领绣花衣,男人绑腿,吹木叶。他们自己种桑养蚕,纺纱织布,手工衣织品巧夺天工。他们用古老的方法榨油、造纸、碾米、织布、用筒车提水灌田……每到春天,无论是小溪还是小河边,成千上万的大大小小筒车,吱吱呀呀悠缓地转动着,掬着一泓清清的溪水浇绿了田园,也浇绿了山庄,使山庄有了灵性,给田园带来了收获。在这里,你可以亲手榨油、造纸、织布、碾米等,充分体验古老风俗民情和大自然的享受,就好像进入了一个古老的童话世界之中。

    德夯,苗语之意为“美丽的峡谷”。走进德夯峡谷,映入眼帘的首先便是三姊妹峰,她为三座紧紧相邻的灰色石峰,每峰高百余米,酷似三位身着苗装的“黛帕”(苗语:姑娘)。

    每当清晨朝霞溢彩、云雾缭绕之时,三姊妹便似飞天嫦娥飘荡在霞光云雾之中。在离三姊妹峰不远的石壁上有一狭长石洞,隔溪远眺,隐约可见洞中有酷似托玉瓶的观音雕像,因洞常年云遮雾罩,只有有缘人方能见到观音真身。盘古峰位于德夯村西侧,此峰四周皆为绝壁,峰顶一片原始次生林,只有一石阶小径缘绝壁、钻岩洞、攀石缝、过天桥方可达顶,极目远望,纵观方圆百余里锦绣河山。在盘古峰东南丛林中,生长着一片原始腊梅群,每到数九寒冬,婀娜多姿的腊梅绽开,梅花朵朵,盛若繁星,色泽金黄,清香扑鼻,给这秀美的山寨增添了不少雅韵。踏着腊梅的清香,循着清泉的丁东声,不知不觉中那青石板小路不见了,那清清的溪水不见了,只有两座高级300余米、峭壁如削的石峰如门而立。乘虚入门,柳暗花明,清风阵阵,鸟语花香,且有一潭碧水如玉,又一个世外桃源……

    德夯的秀美除得益于青山绿树和大自然赐予这些美景外,还得益于千山万壑中涓涓不息的溪水汇成的大小瀑布—夯峡的瀑布群飞流直下,泻珠散玉,如绢似帛,构成各种奇观。而这些瀑布中,尤以流纱瀑布最为壮观,水流从216米高的山顶飞扬直下,如轻纱飞天缥缥缈缈。

    当你惊羡于这些自然美景时,不得不感叹大自然造物的神奇、宏大。

领略了德夯秀美的自然风光,千万不要错过欣赏这里丰富的民族风情和艺术文化。在这里,你不仅可以领略到苗族特有的民俗风情,还可以经受历史悠久的湘西傩巫文化的熏陶和洗礼!

    德夯苗族的民居是清一色的青瓦木板屋,几条纵横交错的青石板路编织着几百户人家。九龙溪穿寨而过,一座古朴典雅的石拱桥跨溪而卧。每到“接龙”这天,桥上桥下彩旗飘扬,唢呐锣鼓喧天。来自四乡八寨的人们身着节日盛装,簇拥“龙女”组成浩浩荡荡的接龙队伍登桥而过,到玉泉门云“接龙”。像这样的大型苗家传统文化活动,还有“清明歌会”、“椎牛”、“三月三”、“四月八”、“六月六”、“赶秋”、“百狮会”等,令你感到苗家文化的无穷无尽。

 


 

 苗寨做客

    要了解苗族的风情,最好是到苗寨去做客,才能真正体验到苗族文化的精髓。

苗家人好客,他们把到苗寨来的人,都视为珍贵的客人,都会以他们特有的形式表示欢迎! 拦门,就是苗家迎接贵宾的一种传统仪式。当你到苗寨做客,走近苗寨的时候,就可见寨口有一群热闹的苗家乡亲—十多个苗家汉子抱的抱酒罐,敲的敲锣鼓,舞的舞狮子,吹的吹唢呐;身着彩丝绣花衣、佩戴银首饰的苗家姑娘们有的打着苗鼓,有的用托盘端着斟满了包谷烧的青花大瓷碗。客人临近寨门,便见一排银饰盛装的姑娘,扯起一根织锦花带,堵住你的去路,把你挡在门外,难道是不欢迎外客?错了,这正是苗家对远道而来的客人表示欢迎的最高礼节—“拦门歌”和“拦门酒”。姑娘们用银铃和百灵两种东西调出来得好嗓音,唱起迎客歌:

贵客你从哪里来?好比凤凰落苗寨;

苗家只有好山水,执行不周莫见怪。

    这时客人便要应歌(可以随意唱,姑娘们不会为难客人的):

德夯美名天下扬,四方人儿心向往;

不辞千山与万水,今日得把梦来圆。

这样一往一来,一问一答,客人的歌声会立即赢得姑娘的欢心,很快,一首首山歌过后,主、客便乐融融地走到一起。拦花带收起来,姑娘敬上一碗碗包谷烧酒,然后你也和主人一样,举酒齐胸,一饮而尽;有些平常不喝酒的也忍不住抿上几口,满怀苗家的甘醇与热烈走进苗寨。

    这时,苗寨的木屋里,大坛的包谷烧、糯米酒,大碗酸肉、酸鱼,大盘野蕨菜、野胡葱,已经备好等着客人上桌。等到了饭桌上,殷勤的主人又会用酒歌相劝……每当夜临,山谷的地坪上,只见跳歌晚会的篝火早已架好薪柴,鼓钹在做一次欠的演习……

    吃罢饭,场外熊熊篝火烧着了,围着篝火跳的是法相庄严的“柳巾舞”,十八面“猴儿鼓”擂响了,领头的是山寨模样俏丽的鼓王,当她和整个鼓阵都是那些细小身子的女孩,敲出那密不透风的鼓点时,你能不为她们喝彩?你能不喝酒为她们助兴!山神祭了,火神祭了,用那么隆重的仪式和虔诚的香炷。“铧口”踩了,绝技献了,一双赤足,以烧得红通 一排犁铧上履踏而过,你能不感到惊讶?你能不喝吗?糍粑抛来了,这是让你带给家人品尝的苗家一点心意;“摸迷”找开了,苗家青年跑过来,把你和你的同伴拉进场,嘻嘻哈哈捉对,冷不防给相悦者脸上一抹锅烟,你不喝行吗?

    人醉了,山醉了,身醉了,心醉了,只有在这大峡谷里才有如此壮美的景色,保留下如此完好的苗家文化生态。日月微醺,歌舞沉酣,令你耳热心跳,眼朦身轻,能不醉苗乡?

 



 苗族鼓舞

 

    苗族的文化史就是苗族的一部发展史。许多重大的节庆活动、舞蹈等都带有先民拓荒的痕迹,这也是苗族人纪念先辈、缅怀先民的一种表现形式;同时还有人类在庞大的自然异已力量面前显得无能为力时所产生的无奈和敬畏、祈求神灵保护的虔诚。苗族鼓舞也不例外。

  “鼓舞”苗语又称“雀龙”。传说苗家刚刚迁来湘西的时候,住在荒山野岭、草莽洞穴之中,常常遭受豺郎虎豹、蛇蟒毒蝎的伤害,生活十分艰难。为此,人们结庐为屋,群聚为寨,拓荒造田,狩猎为生。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一群青面獠牙、血盆大口的山妖蹿进苗乡,苗寨被他们毁了三十三,苗民被他们吃了三千三。这时,一位名叫若雄的苗家后生挺身而出,他带领乡亲们在寨前寨后布陷阱、张云网、放铁套,人手不离梭镖、杉刀、乌铳,同山妖浴血奋战了三天三晚,打死山妖无数,并在陷阱里活捉了妖王。乡亲们咬牙切齿,杀了妖王,尚不解恨,又把它的皮剥下来蒙在一截空心的树干下,拿着山妖的腿骨敲打。

    他们一边敲一边情不自禁地用与山妖拼杀的动作手舞足蹈。随着山妖皮的干燥,那敲打声越来越雄浑响亮,吓得那些野兽和山妖再也不敢来苗寨残害生灵了。后来,人们还在这种舞蹈中加入了一些日常生产、生活的情节,慢慢地,跳鼓就万了苗家喜闻乐见的一种风俗,流传至今。

   “跳鼓”形式多样,有单人跳鼓、双人跳鼓、多人跳鼓。不论哪种形式,都须一人或数人“敲边鼓”,其节奏必须和表演者的鼓点相和谐。内容主要以生产、生活中的动作为素材,其套路多变,时有即兴发挥。经过多年整理加工,大致可分为“迎兵鼓舞”、“生活鼓舞”和“丰收鼓舞”三个部分。时至今日,“跳鼓”已作为一种大众民族体育活动列入全国少数民族体育竞赛项目。它集体育、娱乐、舞蹈于一体,以其雄浑的旋律、激越的鼓点、粗犷优美的舞姿及多变的套路独树一帜,是我国少数民族体育艺苑的一朵奇葩。苗家著名女鼓王石顺明曾多次应邀到北京表演,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和称赞,并在少数民族运动会上获得“金牌”及“苗家鼓王”的称号。

 


 

 傩愿戏

    傩愿戏是苗族人奠祀神灵而特创的一种巫鬼文化活动。它是在原始先民酬祭神活动和民间歌舞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早期受中原文化、巴楚巫文化的直接影响;后期,又受明清民间戏剧戈阳腔、川戏、辰河戏及本地花灯和薅草锣鼓的影响潜移默化而逐渐完善的。它除了戏之外,还有椎牛、椎猪、搬开山、搬土地、上刀梯、过火海、摸油锅等祭祀活动。

    相传4200多年前,舜放兜于崇山,形成苗蛮,以巫文化为主体,创造苗巫鬼文化。《尚书·伊训》说:“敢有恒舞于宫,酣歌于室,时谓巫风。”流行于湘西苗族地区的祭祀活动主要有吃猪、吃牛和接龙。而苗族“还傩愿”祭祀活动更是普遍。而尤以傩技最为惊险叫绝,如上刀梯、下油锅、踏火刀等。表演者化装有如木偶面相,然后打着赤脚,从燃烧着的铧犁上走过,或从扎着钢刀的竖梯上,赤脚踏钢刀爬梯,功夫卓绝,从而以取悦于鬼神。数千年来,这种活动一直流传下来,形成了苗族鬼巫文化的一种特殊表演形式,直至演变为“傩戏”。所以巴黎某博物馆馆长班诺先生在看了湖南傩戏以后说:“傩戏是京剧的真正始祖,是人类共同的艺术遗产。”

    傩愿戏的发展过程大体是傩、傩舞、傩仪,然后才产生傩戏。傩舞源于久远的蒙昧时代,先民们在同大自然作斗争、同毒虫猛兽做斗争中,便产生了化装护面(和兰陵王化装护面有相似之处),在鼓乐声中奔腾呼号、冲杀跳跃的原始舞蹈。其所模拟的鸟雀舞、猿猴舞、熊舞等颇为壮观。傩舞与傩这种驱鬼消灾的祭祀仪式结合后,增加了祈求人兽平安、五谷丰登、缅怀先祖、劝人去恶从善以及传播生产知识等内容,这就逐渐成为兼备阐扬教义及娱乐性质的祭祀风俗歌舞。

    傩愿戏的传承主要是口耳传授,家传与师传相结合,一般要拜师才能传法。而“绝法”一般不传弟子,一个法师只有获得“封碑”才可以独立发展成员。法师要获得“封碑”,除要精通傩愿戏外,还得经过下油锅、过火海、上刀梯三关。下油锅就是把一锅油烧得滚沸以后,丢入几格铜钱,过着者必须用手伸进滚油锅里摸出铜钱来;过火海,即是把五张以上的犁口烧得通红,过关者必须赤脚从上走过;上刀梯,则是用三十六把尖刀,刀口朝上捆在木杆上成梯,过关者必须赤脚踩刀一层层往上爬。爬到顶部后再在顶部念咒语、吹牛角、挥令旗。过此三关方可“封碑”,独立成师。

    傩愿戏是一种祭祀仪式与戏剧相结合的艺术形式,它的仪式是通过歌舞戏剧来完成的,而在其戏剧的表演中又夹着还愿祭祀的内容,可谓戏中有祭、祭中有戏。傩愿戏以其富有原始色彩的内容与艺术,为我们研究中国戏剧演化史、宗教的起源、民族的形成,以及民俗学、社会学等方面提供了活生生的例证。透过傩愿戏的原始、朴拙、怪异、愚昧,甚至野蛮的表象,就会惊奇地发现这些阴阳交错、神鬼云集的傩坛领域内,竟蕴藏着大量的历史文化遗产。那祭戏不分的表演,迎神逐疫的舞蹈、传神夺目的面具,以及神秘瑰丽的楚声遗韵等,莫大直接承袭于远古傩仪及其歌舞。而千百年来,少数民族人民长期积淀形成的文化意识、心理特征,也被有机地融会到飘拂、牛角嘶鸣的还愿仪式内;被雕塑到五光十色、千奇百怪的脸壳面具上;被混杂于光怪陆离、闻所未闻的原始礼仪中。正因为如此,当代戏剧专家们褒赞傩愿戏是中国戏剧史上的“活化石”。

 


 

 椎牛

    每年春耕之后,苗家都要择日举行以椎牛为主要内容的祭祀活动,史称“椎牛”。它是苗族人民最古老、最盛大的一种祭祀仪式。

    很早以前,苗族统属一姓,即同属一“鼓”。氏族社会时期,苗族分为几大姓,发属几大“鼓”。为了信系民族团结和生存繁衍,苗族便以一种宗教仪式把各鼓的人聚集在一起共祭祖先,这种仪式的苗语称谓为“农列不罗”,译成汉语即“吃牛合鼓”,即有吃牛而认祖归宗之意。

     “吃牛合鼓”还有惩处叛逆的作用。相传,苗族祖先为躲避敌人追杀,终年隐居深山。一次,水牛拱出了他人瓣住处,使苗家祖先惨遭杀害,其子女得知真相后,聚众把水牛杀死,以示惩罚。

    椎牛活动一般由某一姓氏的苗族主持筹办,其他姓氏的苗族分别委以叔伯舅爷等身份应邀参加,有天下苗家为一家之意。

    椎牛活动的场所多为苗寨旁一处较为宽敞的草坪,坪坝中央立一根拴牛的木桩,高约5米,其状如若干圆相垒,彩色涂抹。离牛桩不远处,用石灰划一个大圆圈,为男女观众观摩之界。

    椎牛活动由苗老司主持,苗老司述说椎牛祭祀的起源,选美主人虔诚大方和供牛的健壮等。日高三竿,“祖宗临位”仪式之后,椎牛便开始。顿时,锣鼓铳炮骤响,吆喝将牛团团围住,跃跃欲刺。那被灌了烈酒的公牛爱到惊吓,便红着眼睛发疯般地绕着牛柱逃窜。按规矩,首先刺杀公牛的是舅舅,舅舅挺起梭镖,抓住公牛从眼前窜过的一瞬间,对准牛的心脏部位猛力刺去,并紧握梭镖跑步紧跟逃窜的公牛,顺势刺破其心脏。直到公牛倒地而亡。随之欢声、吼声、鼓声雷动,庆贺椎牛祭祀成功。

    倘若舅舅刺杀失败,人们在高声咒骂舅舅无能的同时,便一齐扑向公牛,刺的刺、砍的砍、打的打,直到把公牛椎倒在地。椎牛完毕,主家便会搬出酒罐请大家畅饮,不喝酒的人们便聚在一起跳花鼓、耍武术、唱山歌、欢娱达旦。但主持活动的苗老司还不能歇气,必须按约定俗成的规矩,主持大家把牛肉分割给各姓苗家:牛头及内脏归主家,主人将把牛头带回家挂在正屋的“母柱”上;牛胸肉是属于苗老司的;其他部位的肉则分给其他客人,从而以皆大欢喜圆满收场。

 


 

 苗族服饰

    男人喜欢头缠丝帕,身穿对襟(古时穿满襟)上衣,襟袖细长,裤筒短而大,喜欢青布裹脚。头帕有青帕花帕两种,长3米以上,也有长10米的。戴时多缠成斜十字形。衣服颜色喜欢花格或全青、全蓝,以长条细格最具特色。除了夏天,一般穿多件,用衣扣开合显示层次,以示富有。衣扣一般有七对,依次往里层套一件,向上增扣一对,层层斜衣,一眼可见,别有一番情趣。

    妇女服饰更为精美,女衣为满襟,腰大而长,袖大而短,无领。胸前袖口均滚有花边,并加栏杆花瓣。有的在开衩和放摆前后两边刺云钩。女裤大而短,裤脚滚宽大花边。不论衣裤花边,均喜欢黑底彩绣,花色尤为鲜艳。

    礼裙长而宽,围腰,前面大团彩绣,下脚边缘满绣花纹,并滚栏杆和大小花瓣,五光十色,鲜艳夺目。鞋头尖,鞋口大,满乡花草,后跟缀有耳子,以便穿脱。头帕多喜青布长帕,缠叠如螺丝塔,左右略呈角。未婚女子稍露发辫和彩绳。也有喜欢白布青纱刺绣的花帕。

    首饰种类繁多,造型精美,有金饰、银饰、铜饰、玉饰等制作材料之分;有银帽、银盆、银链银牌、凤冠、苏山、耳环、项圈、手镯、戒指、牙签、扣等佩戴种类之别;还有各种各样造型,如耳环吊耳瓜,银链配银牌吊上牙签,刀矛、小孩的八仙帽和罗汉帽等。佩戴起来,重达几斤,全身闪耀,铮铮有声。

 


 

 岩湾歌场

    岩湾地处湘黔两省四县交界之地,位于靖州西北边缘,四面群山环抱,四季绿树成阴,是苗族人民世代繁衍生息的地方。

岩湾歌场的形成,来自一个民间传说。相传清光年间,同乐寨的苗族青年歌手吴会湘等四位青年常与贵州偏坡、乌坡、弥洞等地的四位姑娘相约,每逢日都在附近的山坳上唱歌谈情,分别定下终身大事。甲午年的农历七月十四日,人们到岩湾采购过节物品,忘情诉说各自的相思之苦,眷恋之情,使过往的人们都深受感染,慢慢围上观看,随之也跟着唱了起来。一时间,人群如山,歌声势中潮,直唱至太阳落山才慢慢散去。

    第二年,这四对青年都成为佳偶,并择期在同一天举行隆重的婚礼,这段佳话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村寨。从此,同乐寨的寨佬和其他各寨头人相约,把岩湾选定为歌扬,并将每年的农历七月十四日定为赶歌场的日子。近些年来,每到这一天,湘黔48寨苗、侗、 瑶、土家各族的男女老少都清早起来精心打扮梳妆,撑着阳伞,戴着细蔑斗篷,摇着花纸扇,一伙伙、一群群从各村各寨赶来参加一年一度的歌场盛会。

一部分是已婚男女,他们通常以赛歌喉,赛才华为主,涉及内容比较广泛,天文地理、男问女答、女问男答,对手多以寨为帮,几名或者几十人组成,一直要分出胜负为止。另一部分是未婚青年男女,他们唱的主要是倾诉男女之情的情歌。岩湾歌场已经成为山区人民群众一年一度的联欢娱乐的固定场所。

© 2018 吉首秀兰大德夯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70127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