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景区新闻 景区风光 德夯文化 旅游动态 旅游指南 服务中心 便民服务 游客留言
最新公告:欢迎大家来矮寨奇观旅游区观光游览,这里可以欣赏美丽的大德夯峡谷风景和雄伟的世界桥梁奇观——矮寨大桥,还有浓郁独特的苗家风情迎接您的到来。吉首火车站有直达景区的中巴车,车票价8元。景区门票100元。咨询电话:0743-8665334
  您的位置:首页 >> 德夯文化
  德夯笔墨
  民俗风情
  游人游记
  德夯文学
 
  内容显示
苗族原生态文化鼓舞探微
时间:2010/10/28 14:06:12 点击:6195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中国德夯鼓文化节征文

苗族原生态文化鼓舞探微

吴 善 淙

苗族鼓舞是最古老的原生态文化艺术,它源于生活和历史。苗族鼓舞表演艺术的美学特征表现在:刚、柔相济;力强的线条;缓、急相间节奏美。它的时代特点在于本质上的民族性,形式上的大众性,发展的时代性。

苗族民间鼓舞,以朴实的风貌,健朗的格调,浓郁的乡土特色,独特的民族风格和强烈的生活气息,为苗族人民所喜闻乐见并世代相传,形成了一种具有浓郁地方民族特色的广场表演艺术。这是中华民族传统民间舞蹈文化大观园中的一朵奇葩,历经沧桑,久盛不衰。苗族人民通过鼓舞形式来体现他们的审美情趣、社会理想、精神风貌和民族性格。

苗族鼓舞的原生态性,就在于它所有的舞姿舞步全部来自生活,是苗族人民智慧的结晶,凝聚着苗族人民的感情、意志和追求,构成民族要素。从而成为苗族的标志之一,是苗族文化本质的特征。在这里,笔者就苗族鼓文化原生态性几个问题研究作一简析:

一、鼓舞源于生活和历史

苗族鼓熏的历史源远流长。据文献记载:如《周礼·地官·鼓》

之类;考古发观:如殷墟出土木鼓、楚墓出土绘漆木鼓等和战国秦汉画资料所见,鼓的大小、种类、形成都比牧复杂,并且这些鼓与我们今见所用的鼓有个重要区别:今天的鼓是竖置,鼓者上下其手;而古代的鼓则是横置,即鼓面居左右两方,鼓者从左右两旁击鼓。。苗族的木鼓就保持了这种古老的横置方式,。早在苗族先民迁徒西南之前,他们还住在“水与天相连,一天涨几回”的水乡时,就用击鼓议事来商定迁徒。其《祭鼓词》叙唱道,“击木()响冬冬,爸妈心挨拢,击木()响呔呔,爸妈乐哈哈,商量去涉水,议论去爬山。找地方居住,寻处所吃穿。”当苗族先民由北而南,从东向西进行迁徙跋涉之际,每个宗支队伍都置有一个木鼓,击鼓前进以作联系,避免掉队。“你击鼓,我应声,岔队要靠拢,拖后要紧跟”,史歌述说的就是这种情景。迁到新地方就按宗支来重新建立自己的社会组织,因而被称作“鼓社”或‘‘立鼓为社”,正如《苗族古歌》所唱:“同支共鼓,分鼓分支”。这说明苗族木鼓至少在西迁前二三千年的氏族社会就产生了。

在苗族的信仰中,“吃牛”是最隆重的祭祀活动,缅怀祖先也是通过跳鼓舞的形式进行。《苗防备览》“风俗考”记:“刳长木空其中,冒皮其端以为鼓,使妇人之美者跳而击之,择男女善歌者,皆衣优五彩衣,或披红毡,戴折角巾,剪五色纸两条垂于背,男左女右旋绕而歌,迭相和唱,举手顿足,疾徐应节,名曰跳鼓藏。”这一段所记就是苗人在吃牛大祭典时的鼓舞。然而,对苗族“跳团圆鼓舞”的来源,民间故事是这样传说:很古很古的时候,苗家远祖贵来、贵卡,带着子孙爬山涉水来到泸溪董,并在那里定居下来。苗族在泸溪董沿山开地,顺水开田:正当大家过着安居乐业幸福生活的时候,后山出来了一个大妖怪,名叫贾宜,经常出没山里吃人,搞得人们生活不得安宁。后来大家在贵来、贵卡的带领下,想了许多办法,最后把妖怪贾宜杀死了。为了庆祝团结灭妖的胜利,他们把贾宜的皮剥下来蒙鼓,腿骨剔下来做鼓棰,一个个兴高采烈,边打鼓边跳舞,后来人们把它叫做“团圆鼓舞”。又如花鼓舞,民间故事传说:乾嘉苗民起义失败以后,人们十分怀念英雄们。一天,有一位苗族姑娘看见一株花的枝丫在风中摇摆,有节奏碰撞挂在树上的鼓,姑娘顿时热血沸涌,似乎梁见了英雄们在擂鼓呐喊。她取下鼓,折了树枝,按照刚才风动的鼓点敲了起来。男女青年听了激越的鼓响,都认为英雄又回来了,便又汇聚起来,向官兵反击。鼓声象千军呐喊,吓得清朝官兵弃枪逃命。从那时候起,打花鼓便成了苗家家寄托感情的一项活动。

总之,鼓舞是伴随着苗族而来的,它同苗族的历史和生活密切相关,体现苗族人民渴望幸福,光明的心情和崇尚艺术,热爱美的性情。鼓舞是苗族人民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认识自然界,揭示人的精神与理想、赞美人高大与实干的智慧结晶和文化艺术符号。

二、苗族鼓舞的美学特征

美学告诉我们,在自然界和人类生活中,在睹多艺术门类领域内,都具有刚与柔之美。什么是阳刚之美?即俗称的壮美。从舞蹈艺术来说,如激烈的动作,刚强道劲的力线,磅礴的气势,辉煌的光彩等现象中休现出来的美,就是阳刚之美:而阴柔之美(含俗称的优美),腾空飞越,舒展飘逸的舞姿,欢乐和谐的节奏,柔和协调的色彩,富于曲线的形体中显现出来的美,就是阴柔之美。总之,阳刚美让人精神振奋,斗志昂扬,阴柔美则使人心荡神悦,惬意陶醉。

苗族最崇尚的是力。苗族人民以力为美,越是具有力量的人就越美。所以勤劳、智慧、坚强、勇敢便成了美的象征,成了苗族人民美的标准和美的到理想,是人们追求、向往和赞美的东西。这种美感,在男子单人鼓舞武术动作上得到充分展示。

苗族鼓舞种类很多,如《天鼓舞》、《团圆鼓舞》、《跳年鼓

舞》及《筒子鼓舞》、《女子单人鼓舞》、《男子单人鼓舞》、《双

人鼓舞》、《男女多人混合鼓舞》、《猴儿鼓舞》等。在表演上,虽

说都是将一面大鼓置于架上,但打起来却各有不同、各地或各县各有自己的特点。表演的取材上,从传统的生产、生活范畴发展到文化、军事领域,例如:表演生产劳动动作有犁田、耙秧、插秧、割谷、打谷、挑担、纺纱、牵纱、织布、砍树、锯木、扯炉、打铁等,表现生活方面的动作有洗脸、美女梳头等,模仿动物的动作有水牛擦背、猴儿打鼓、猫儿洗脸等,表现军事方面的动作有武术、荷枪、练习、瞄准、射击等,发展到“劈叉翻腰”、“弹腿腾飞”、“猛虎下山”、“双龙抢宝”、“狮子滚球”、“追星赶月”等高难度的武术动作。这些动作源于自然和生活,但又高于自然和生活,实际上是对生活的艺术写意和诗化表达。表演时击鼓纵歌、手舞足蹈、舞姿欢快活泼,优美动人,加之配上唢呐、铜锣、三弦等器乐伴奏,给鼓舞增加了气氛和色彩。鼓舞在表演过程,时而体旋劈叉,时而腾踏起飞,给人一种刚健、柔美、恬静的享受。那种刚、柔相济和强线条的表现,会使你心情激奋、热血沸腾,自然地对一个襟怀豁达、性格豪爽、热情好客、能歌善舞的民族不由产生一种崇敬之情。这种心头油然而生的傈悍粗犷,奔放豪迈的灵感,就是力的阳刚之气。

节奏感是人类较早形成的感觉要素之一,它起源于人类的劳动。一种节奏输入到人们的头脑中,逐渐地形成了一种美感意识——艺术节奏感。舞蹈离不开节奏,鼓舞作为舞蹈音乐,虽然不能构成旋律上的丰富多彩,但它节奏的出现解决了鼓舞的关键性问题,使鼓舞从此成为名符其实的舞蹈。木鼓作为音响,自有其声音上的特点:明晰、古拙、朴素,使其节奏更易入耳。另外,为了弥补音乐旋律上的不足,聪明的苗家发明了敲击鼓心、鼓边、鼓棒的打法,缓、急相间节奏美,丰富了鼓舞的音乐性。作为:节奏,由鼓舞的情绪变化而决定鼓点的快慢与轻重,使鼓舞在鼓点的变化上竭尽造化之功能,形成了统一独特而丰富的音乐风格。

更有趣的是,一套完美的鼓舞套路,往往手的摆动、步伐的行进、舞姿的变幻、感情抒发,无不伴着鼓点和节奏,形成了一套一套特定的鼓点类型,让舞蹈、音乐紧密联系,使之闪烁出原始文化之光,表现了舞蹈与民族文化的亲密关系。

三、苗族鼓舞的时代特点

苗族鼓舞是苗族人民日常生活所见比较稳定、普遍,特别的文娱活动形式。说它稳定,是指千百年来世代相传,不因朝代的更换、社会的变迁而消失。说它普遍,是指它风行在苗族各个居住地,并不是少数个别人的行为。说它特别,是指苗族把反映在日常生活的事象中,溶于鼓舞舞汇中,表现了其民族性。它为什么会成为传统长久地流传下来?那是鼓舞源于群体中的审美,娱乐需要,具有一定的社会功能,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而:

1、本质上的民族性

苗族鼓文化属于民族文化范畴,民族文化的民族性是指民族在自己历史发展过程,形成和发展起来的文化独特性。它是苗族智慧的结晶,凝聚着该民族的感情,意志和追求,体现民族精神,构成民族要素,从而成为一个民族的标志。苗族鼓文化的民族性是苗文化多样性的具体体现,是一个民族存在的价值体现,是苗文化本质的特征。比如说,看到鼓舞表演,人们马上就反应意思到苗族。形成这种民族性特征的根本原因有地理因素以及与本民族生产水平相适应的生产方式。

2、形式上的大众性

旧文化更多地以广大苗族人民普遍接受的,符合苗族地区客观实际的表达形式来表现,是苗族生产生活的直接反映,体现在表现形式上就是适合广大群众直接参与其中。苗文化发展程度是由社会物质生产力发展水平,以及与这种生产力水平相适应的生产方式决定的。苗族地区社会物质生产力发展水平与先进地区产生很大差距,致使文化其表达形式不可能充分依赖现代手段,如:现代化的场馆设施,高科技的声光电音响来提升和表现。当前,在民族文化的保护和发展中,出现了一些新的趋向,即追求和倡导民族文化的原生态,不但节目的编排要求原汁原味,而且在道具的使用、演员的选拨方面都要求本土化。从这点意义出发,苗族鼓文化是发展极其好的机遇,我们要让这朵奇葩在民族文化百花园中争辉。

3、发展的时代性

苗族文化发展的时代性是苗鼓文化一个重要的价值特征。这一特征表现这一是继承,民族传统是民族文化发展的深层支撑,继承传统始终是民族文化的价值追求,各少数民族都把“保留传统’’作为自己的主要文化内容。当然,继承传统不等于全盘接受。一个民族的理性精神是一个有机的和生长着的文化形态,在某个时期起积极作用的因素。如果未能随历史变化而进行成功的自我调节,就可能在另外一个时期发挥不了作用。二是创新。苗文化鼓舞的发展必然以追求自身的不断完善和进步作为发展的根本动力。创新就是这种进取精神与时代的发展和物质条件的有机结合。创新才能使民族文化同时代的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与日新月异的时代共同前进。

苗族鼓舞,作为苗族文化的一种表现形式,它最具有诱惑力和神秘性。因为它是最古老的的原汁原味原生态艺术。而今,苗鼓伴随着时代步伐,把音乐、舞蹈、表演等艺术融为一体,形成一种独特艺术走湘西、走向全国、迈出国门,反映了苗族鼓文化因子适应了现代社会需求,因而获得了现代社会的普遍认可。

00五年四月二十日草于凤凰城  

作者联系地址::凤凰县民族事物委员会

作者联系电话:13974356821 

  3221537(办)

3260128(宅)

公司简介 | 广告服务 | 公司招聘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湖南省吉首德夯旅游实业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湘西自治州文朔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湖南省湘西自治州吉首市矮寨镇 网站管理
电话:0743-8665350 传真:0743-8665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