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景区新闻 景区风光 德夯文化 旅游动态 旅游指南 服务中心 便民服务 游客留言
最新公告:欢迎大家来矮寨奇观旅游区观光游览,这里可以欣赏美丽的大德夯峡谷风景和雄伟的世界桥梁奇观——矮寨大桥,还有浓郁独特的苗家风情迎接您的到来。吉首火车站有直达景区的中巴车,车票价8元。景区门票100元。咨询电话:0743-8665334
  您的位置:首页 >> 德夯文化
  德夯笔墨
  民俗风情
  游人游记
  德夯文学
 
  内容显示
神秘的苗鼓与多彩的文化
时间:2010/10/28 14:06:56 点击:6772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神秘的苗鼓与多彩的文化

                       苗鼓系列文化解读

               中国凤凰苗族博物馆  吴玉辉、龙文玉

    苗鼓的外观非常普通,与其他民族使用的鼓差不多。无论木鼓、皮鼓或铜鼓,都由鼓身、鼓面、鼓架和鼓槌组成。除了铜鼓只有一个鼓面外,一般的鼓有两个鼓面。有四个鼓面的叫四面鼓。苗鼓的内涵异常丰富,其传说充满了神秘的色彩,在苗族生活中有特殊的地位,是苗族文化的显著标志和突出代表。一部苗鼓的文化史,就是一部苗族的发展史。神秘的苗鼓集中了多彩的苗文化。苗鼓文化不是某一文化形态的单名,而是苗族系列文化的总称。苗鼓文化渗透到苗族社会的各个角落。苗鼓推动苗族社会向前发展,丰富了苗族社会生活。
  
    一、民俗文化的标志

   苗族人民在原始社会的初期,与自然斗争和野兽搏斗,击空木为号,驱散猛兽。有猎获者,剥“枷嘎”之皮,蒙树筒为鼓。清《苗防备览》载:“刳长木空其中,冒皮其端以为鼓,然后,聚众欢庆胜利,歌之、蹈之、舞之。既制成了娱乐用具,又抒发了满腔激情。苗族自称打鼓为“多略”、“了略”,“了”字译成汉语意为展示风采,抒发豪情。从不自觉到自觉,从人少到人多,从不定时到定期,从不择地点到约定地方,聚众联欢,庆祝胜利。展示才华,交流感情,约定俗成,丰富发展,形成了系统的娱乐文化,民俗风情。数千年来,万里苗疆无论在田头地边,在村中寨旁,在喜庆之日,在行亲之时,都要击鼓邀伴,打鼓比赛,跳鼓传情,形成了“三道卡”等固定民俗。苗鼓成为群众文化和娱乐文化不可缺少的乐器。
 所谓“三道卡”就是苗族人民对贵客的特殊礼迂。在进村路上或穿寨道中,唱歌拦路,叫“卡歌”;摆鼓拦道,叫“卡鼓”;敬酒拦门,叫“卡酒”。其中以“卡鼓”最为浪漫。贵客,特别是青年男女佳宾,要进村,要出寨,要入房,要出门,都会碰到异性青年以鼓相拦,展开打花鼓比赛。输者不能闯关,赢了方可前进。不会打花鼓的,或者比赛输了的,只能从鼓架下钻过,任“卡鼓”的人们,以锅烟抹花脸,或用鼓槌打屁股,极尽调笑取乐之能事。多数人则用鼓舞陶冶情操,活跃精神,促进健康。不少男女通过比鼓展示才华,产生爱慕,缔结良缘。总之,这种奖优罚劣的民俗,迫使大家不得不从小学艺,苦炼成才,争取能者为师。能者获胜,赢得尊敬,赢得爱情,赢得快乐。苗家老话说得好:“不会打鼓无路走,打赢花鼓得幸福。”花鼓造就了苗族人民的爱美之意,上进之心,竟争之性和拼搏之情。苗族的全大民俗活动离不开鼓,苗族代表性的群众文化和娱乐文化活动,也少不了鼓。
    
    二、制度文化的载体

    史学家摩尔根说过;“人类中的各主要制度都发生于野蛮时代,发展于开发时代,成熟于文明时代。对其政治的萌芽,必须从野蛮状态中的氏族组织内去探求,由此可见,经过由这一制度的各种发展形态,直至政治社会的建立。”苗族和其他民族一样经历了人类社会的蒙昧时期,也是由氏族到部落再到部落联盟的民族演变发展过程。这一过程的基础就是以“苗鼓”为纽带而命名的“鼓社”。
 鼓社为苗族的特有组织制度是苗族最原始的氏族制度,是早期苗族社会最基本的社会组织单位。鼓社,苗语西部方言称“江略”,“江”是一片地方的意思,“略”是鼓,全称为“记打江略”,汉译为“兄弟鼓社”。它是苗族人民同宗的血缘团体,为实现宗教、政治和其他目的而立鼓为长官的氏族集合体,是苗族氏族、胞族、部落、部落联盟及民族形成的组织基础。一个鼓社往往由同宗的一个或几个自然村寨组成,小的百来户,大的几百户乃至上千户。一个鼓社立一个鼓祭祖,即鼓社的组织形式。鼓社组织与村寨组织的文化圈是重合的,说明它最初是一个共产制集体和通婚集团的氏族公社,是以鼓为标志单位开展氏族活动。鼓社活动也称合鼓,合鼓又称合款。也有人说,合款是一种带有军事联盟性质,以地缘为纽带的民间自卫和自治的社会组织形式。其雏形是合鼓,苗语东部方言“博傩”、“饱略”、“合略”。每隔三、五年或更长时间举行一次。款会组织有很强的民主自治性,主要体现在(1)款首选举制(2)民主议决制(3)以惩为戒,教育为主。款会组织的款规内容十分丰富,他承担起苗族自治社会的多种职能,在内维护社会治安,解决民事纠纷,保证内部生命财产安全。普通民众的民事纠纷由款首调解,调解无效再交群众公议,然后强行解决,或对神发誓,由神明裁决。款会中有人被外人或官府欺侮或打杀,全款会之人有义务协力反抗、报仇。款会对因维护款会利益而死伤之人给安葬和治疗,其亲属、母子也由款会抚恤养育。对在护款斗争中那些消极观念,贪生怕死者则予以当众指责、警告、开除款籍。对背叛款,会出卖款众,报信投敌者则处以乱棍打死,投河以及活埋。这一切皆与鼓名相关,与鼓社相联,可见苗鼓、鼓社在苗族制度文化中占有重要位置,或者说,苗族早期的制度文化是离不开苗鼓和鼓社的。也可以说,苗族早期的制度文化就是鼓社文化,苗鼓是制度文化的载体。
  
    三、祭祀文化的祭器

    苗族先民发明的巫教,认为万物有灵,崇拜万物,崇拜祖先,经常祭祀万物,祭祀祖先,祭祀万物神灵和祖先的神灵。其祭祀活动多数以鼓为信物,以鼓为祭器,以鼓社为祭祀单位。


   苗族祭祀活动,以祭祖最为盛行,规模最为宏大,形式最为多样,活动最为隆重,态度最为诚恳。在无法解释瘟疫和灾祸的时候,苗族祖先姜央认为是没有祭祖,惹祖先生气而降罪于人类。因此,以鼓社为单位,祭奠蝴蝶妈妈。蝴蝶妈妈是从母亲树枫树里生出来的,祖宗的灵魂就藏于枫树之中,祭祖必敲击枫木以唤起祖宗的灵魂。同时敲击大鼓,因为击鼓的声音更响亮,更能唤醒沉睡的英灵。也有传说认为,空洞的鼓身也是祖先英灵栖藏之处,把鼓社的大鼓挂在鼓堂之中,或挂在房屋中柱之上,祭鼓祭祖。总之,祭祀先祖是鼓社的第一大职能,祭祀先祖离不开大鼓。从远古开始,苗族由于长期处于恶劣的生存环境和遭受民族压迫。曾经饱受战争、迁徙之苦,长期颠沛流离,具有很强的祖先崇拜观念。在灵魂不死的观念支配下,每到一个地方,只要安顿下来便制鼓集会,祭祀祖先避祸赐福,表达自己心灵深处企盼氏族安泰,家族兴旺,民族振兴的强烈愿望。


    苗族祭祀活动最多最普遍最经常的是祭祀鬼神。除了鼓社形式以外,单家独户或邀村联寨祭祀有关鬼神,反映了源远流长的崇祖尚巫的民族心理和精神理念。大家都相信万物和祖先一样都是有灵魂,有精灵的,对“鬼精灵”有美丑善恶之分。把“善鬼”奉为神明,相信它能大发慈悲,荫佑子孙大发兴旺。对“恶鬼”则十分敬畏,并想法与其沟通,以消灾避邪,逢凶化吉。因此,经常请巫师、老司敲锣打鼓,聚众集会,备礼敬酒,祭祀鬼神。解放前,花垣一带还保留祭祀72堂鬼神的古俗。在这些祭祀活动中多数离不开鼓。特别是向洞神追宗病者魂魄时,不但要孟击战鼓,而且还要掷鸡蛋为炮,协同老司的阴兵阴将,与恶鬼洞神决一死战,救出病者的魂魄,保证需要患者康复贵体。可见,鼓成了祭祀文化不可缺少的器物,祭祀文化的象征。


    四、兵战文化的结晶


    苗族的祖先蚩尤发明兵器之后,非常重视武德武艺的教育,被公认为中华民族的战神。尚武善战,“以金为兵,以鼓发令”功勋卓著。涿漉战败,被迫南迁,在长距离,大范围,持续不断的迁徙中,苗族的社会结构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若干个以血缘为纽带的氏族群体,八十一个部落联盟,无数宗支分分合合,不管分群分鼓或合祭合鼓都以鼓为标志,分出新的宗支,合成新的鼓社,不断增强内聚力和协调力,保持完强的战斗力,与自然斗争,与强敌周旋。直至明清时期,湘、黔、川边的苗民,虽然鼓社体系逐渐消失,但是击鼓为号,用鼓传令的习俗仍然未变。在与清军进行持久战时,村自为战,寨自为战。只要鼓声骤起,就会看到激愤的苗民,揭竿而起,蜂拥抗敌。就是在起义军要打攻坚战时,仍然靠鼓声和牛角号发出各种暗号,传达各种命令,指挥各地群众,调动各种部队,夺取各种胜利。


    花鼓传令的民间传说,说的是义军女兵石乜妹与清军名将珠隆阿斗智斗勇的故事。珠阿隆这个镇压苗民起义的刽子手,带领黔军抢占了松桃县金哨卡,掐断了湘、黔边境交通要道,万分得意的狞笑道:“此乃咽喉要塞,苗贼无兵布防,足见其不懂兵法,必败无疑。”但义军女兵石乜妹带领她的黛帕军,伪装成拜年花鼓队深入敌巢,用“冬冬冬、冬冬冬,冬打冬打、冬打冬……”不断变化的不同鼓声,传递出敌军人数布局的神密信息,指挥山林中的义军兄弟,“手握梭标挺起胸,昂起头颅向前冲”。中间开花,四面合围,烧了康金哨卡,杀了全卡清兵。珠隆阿骑马败逃时气急败坏的说:“苗鼓无嘴巴也能传人话,防不胜防打无可打,用的是什么兵法。”诚然,孙子兵法上也许设有讲到苗鼓的作用,人们也很习惯说播鼓助威、鸣金收兵。但苗族人却编出了无数套打鼓动作,发出多种不同音符。总之,苗鼓不断是有声的军乐,而且藏满了无价的兵法,兵战文化的底蕴是相当深厚的。苗族人民虽然不一定都能听懂苗族的“鼓语”,破解得了苗族的“鼓密”,但是大家都知道其中的作用和价值,所以“惜鼓如金,爱鼓如命,敬鼓如神”。现在,千工坪一个老百姓家里还有一个“神鼓”,传说几代人祭祀不停,香灰成“山”,香棍成“林”,无论送多少钱都不卖,拍一张照片都不准。怕惊动祖先,惊动了战神,惊动了先烈们的关灵。这在56个民族中可能是独一无二的习俗。基于上述观点,我们认为苗族的鼓文化,或者叫苗鼓文化,不能单就鼓本身的制作、打法以及作为一种打击乐器与音乐、舞蹈、戏剧、曲艺艺术活动和体育活动的联系等直观的艺术表象的形态加以研究。而应当挖掘深厚的内涵,丰富的内容,从苗族历史的发展,社会的层面,文化的底蕴,多角度,全方位,深层次地探讨。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理解国家在确定了“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土家族、苗族原生态文化综合保护实验区”之后,还要立一个“苗族鼓文化系列”专项的真正意图。总之,我们企盼各级领导、专家学者、社会贤达,对涉及面广阔,内涵十分丰厚,影响特别深远的系列鼓文化给予充分的肯定,全面的挖掘,系统的研究,科学的定位,坚决的保护。

 


                                      联系地址:凤凰山江镇中国凤凰苗族博物馆
                                      联系电话:0743-3650270        
                                               13974319436
                                      邮政编码:416207

 

公司简介 | 广告服务 | 公司招聘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湖南省吉首德夯旅游实业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湘西自治州文朔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湖南省湘西自治州吉首市矮寨镇 网站管理
电话:0743-8665350 传真:0743-8665334